2016年度中国“互联网+政务”创新型服务平台 | 健康中国(2016年度)公益传播先进组织

“春田花花老友会”:中国式“抱团养老”体验记

2019-04-11 20:41 首页 > 数据 > 养老机构 > 来源:新华网
站在油菜花田边拍照,一起爬上附近的山坡登高望远,在乡野寻找艾草、香椿、马兰头这些春日的自然馈赠……地处中国东部沿海的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瓶窑镇港东村有十多位老人,春日里几乎每天都会举办一场“春田花花老友会”。

 站在油菜花田边拍照,一起爬上附近的山坡登高望远,在乡野寻找艾草、香椿、马兰头这些春日的自然馈赠……地处中国东部沿海的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瓶窑镇港东村有十多位老人,春日里几乎每天都会举办一场“春田花花老友会”。

一起逛街买菜、跳舞、打麻将,老人们的生活其乐融融,如同多年老友。但其实他们相识不久,以前都是素昧平生的陌生人。

“我们这些老人自愿结伴,抱团养老。”这个“养老团”的发起人朱荣林说,他的目的很简单,想让晚年生活不孤独,有人可以相互照应。


050b9ce447dc467695b344e1f2e4b458.jpg


镇上的桃花节开幕,参加抱团养老的老人们前去观赏桃花(3月29日摄)。在杭州余杭区瓶窑镇港东村一栋小别墅里,有十多位“抱团养老”的老人,每天一起逛街买菜、跳舞、打麻将,如同多年老友。新华社记者翁忻旸摄

“抱团养老”原本是兴起于西方国家的概念,如今这样的养老方式正为越来越多的中国老人所接受。

患重病动过两次大手术,身体差、心情也不好,每天凑合着煮些速冻水饺吃……这是“抱团养老”前,八旬老人朱荣林的生活状态。

“天天就睡在沙发上,叫他干点活也叫不动,起来走走都不愿意。”偌大的别墅中,静得只能听到彼此的喘息声,老伴王桂芬既担心老朱的身体,也早已忍受不了这样孤独的生活。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后来我们就想了个法子。”朱荣林早些年在网站上看到,“抱团养老”在西方社会已是很普遍的现象。

于是,2017年5月,老朱通过杭州的《都市快报》发布招募信息,邀请志同道合的老人到他家的别墅“抱团养老”。房租在1200元至1500元,伙食费、水电费另外结算,要求参与者无重大疾病和传染病、生活能自理。


Fg7JsmZeciNUk3QQwL_7sRMW4EMt.jpg

参加抱团养老的老人们在院子里合影(3月25日摄)。新华社记者翁忻旸摄

不出几天工夫,就有一百多对夫妇报名。老两口像面试官一样,先筛选简历再电话沟通,最后面试选拔出6户11位老人。有医生、编导、社科专家,也有普通工人。

其实在老朱之前,“抱团养老”在中国已有先例。“杭州、成都有人试过,都夭折了。”朱荣林希望他发起的“抱团养老”能长久运转下去。

为了入住的老人能和谐相处,朱荣林老两口专门制定了一份《结伴养老协议书》,涵盖了爱护设施、互相尊重隐私、轮流值日、作息守则等条款,入住的老人都需要签订协议。

近两年的时间过去,养老团的成员有进有出,陆陆续续换了四五户家庭。一群相互陌生的老人同住在一起,迥异的生活背景、千差万别的性格癖好和身体精神状况,这些问题都是“抱团养老”长期运转的考验。

“离开的原因不少,但健康是最主要的因素。”王桂芬说,有两户人家离开都是因为身体原因:一位是医生,深受帕金森综合征困扰,另一位老人则是自己下楼时摔折了腿。


97ee5826d08943019f54698dc5c65af9.jpg

80岁的朱荣林(左)和71岁的王荷花在手机上查看股市行情(3月29日摄)。新华社记者翁忻旸摄

《老年健康蓝皮书:中国老年健康研究报告(2018)》显示,至2018年末,中国60周岁及以上老年人已达2.49亿,占总人口的17.9%。预计到21世纪中叶,中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接近5亿,将占总人口35%左右。

有专家表示,目前社区养老不足1%,机构养老仅占2%,主要的养老压力都集中在家庭养老,但子女迫于生活压力又无暇照顾老人。

“养老院费用高、人满为患,不能自理的老人居多,就算想去也排不上队。”养老团成员王荷花说,自己年纪还不大,生活还能自理。

“子女也50多了,他们有自己的事业要忙,也有子女要照顾。”80岁的谢前明在2018年和老伴报名参加了老朱的“抱团养老”。“我们不想麻烦子女,但又希望晚年生活能过得充实快乐一点。‘抱团养老’是个好办法。”谢前明说。

不想给子女添麻烦,但又渴望子女陪伴。这种矛盾的心态是养老团每位老人心照不宣的秘密。“抱团养老”的参与者们都很清楚,小别墅只是他们临时的“快乐驿站”,是回去让儿女照顾还是去养老院,是他们终究要面临的选择。

同样的问题也困扰着朱荣林夫妇,步履蹒跚的他们也不知道能带领“养老团”经营多久,如果没了这两位主心骨,这个“养老团”是否还能继续下去?

养老会客厅
微信公众平台

更多精彩养老资讯,欢迎关注国家养老网 www.guojiayanglao.com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国家养老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亲和源养老公寓引领青岛“医、养、康、护”一体化服务模式
亲和源养老公寓引领青岛“医、养、康、护”一体化服务模式

6月5日,家住青岛市市北区四流中路46号的朱为老人是国棉六厂的退休老职工与老伴谈起入住亲和源·青岛老年公寓的感受时高兴地说。

养老服务四大问题如何解决?这场活动告诉你答案
养老服务四大问题如何解决?这场活动告诉你答案

5月29日,城企联动普惠养老经验交流暨专题调研活动召开。本次活动在国家发改委的指导下,由四川省发改委和成都市人民政府主办。来自国家、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发改委相关部门人员,金融机构,企业代表等400多人参加了活动。

杨正泉
杨正泉

现任国声智库学术委员会主任、中国传媒大学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著有《我与广播》、《书刊外宣散论》、《新闻背后的故事》、《新闻事件的台前幕后》等书。

李国强
李国强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国声智库名誉主任

我国养老保障体系存短板 未来将加快发展商业养老险
我国养老保障体系存短板 未来将加快发展商业养老险

保监会人身险部主任袁序成表示,要大力发展商业养老保险,这是回归保险行业本源的本质要求,也是完善养老保障体系,提高民众养老保障水平的必然选择。

戴先任:冒领养老金的漏洞,要用数据共享来补
戴先任:冒领养老金的漏洞,要用数据共享来补

不能再让离世老人养老金被冒领现象继续下去,这是对公共福利的“掠夺”,损害的是国家利益、公共利益。

猜您喜欢

学术指导: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研究院

主办单位:国声智库文化发展中心

支持单位:中国老龄协会老年人才信息中心  《健康时报》社

国家版权局著作权登记证书(国作登字-2016-F-00275422)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版权局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号(2018SR11101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京)字第09682号

健康中国(2016年度)公益传播先进组织

养老行业数据平台 国家养老服务信息共享平台

Copyright © 2016-2019 GuoJiaYangLao.com 国家养老网 中视媒资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0496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