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 加快养老服务体系建设 2018年03月22日10:22:08来源: 《光明日报》

作者:张瑾 綦鲁明(分别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产业规划部副研究员、信息部副研究员)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构建养老、孝老、敬老政策体系和社会环境,推进医养结合,加快老龄事业和产业发展”的要求,为老龄事业和产业发展描绘了蓝图。国家统计局发布的老年人口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末,我国60周岁及以上人口24090万人,占总人口的17.3%,其中65周岁及以上人口15831万人,占总人口的11.4%。从1999年进入人口老龄化社会到2017年,我国老年人口净增1.1亿,其中2017年新增老年人口首次超过1000万。

当前,我国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医养相结合的养老服务体系已初步形成,但仍存在社会化服务供给不足、农村养老难、医养结合落地难、资金筹措难、人才供给不足等问题。

我国养老服务体系建设获长足发展

居家和社区养老成为未来主要发展方向。“十二五”规划纲要指出,“建立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支撑的养老服务体系”。“十三五”规划纲要指出,要“建设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的多层次养老服务体系”。从“机构为支撑”到“机构为补充”,显示出在养老服务体系中,居家和社区养老逐渐成为主要发展方向。

政府部门通力合作形成“政策组合拳”。中央多部门联合出台了大量政策套餐,形成“组合拳”;地方政府对中央政策及时落实,并制定了适合地方、具有可操作性的政策。

政府和市场责任逐步厘清。2017年,政府对养老服务业的责任明确为保基本、兜底线、建机制。保基本:保障老年人的基本生活、基本医疗、基本照护;兜底线:完善社会保险、社会福利、社会救助等制度和公益慈善事业的有效衔接;建机制:建立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发挥市场作用,实现政府职能转变,监管、培育、扶持、引导市场。

养老服务质量要求更高。2017年8月24日,民政部、国家标准委印发“关于印发《养老服务标准体系建设指南》的通知”,从老年人自理能力、养老服务形式、服务、管理等四个维度,确定养老服务标准体系因素,并制成养老服务标准体系构成因素图,养老服务标准陆续出台。

各地积极探索农村养老经验。比如江西新余2016年开始在全国首创“党建+颐养之家”农村居家养老模式,目前全市已建起600余个“颐养之家”,有效缓解了许多家庭的养老负担,对于养老经费少、购买力低情况下的养老服务具有借鉴意义。

互助养老在实践中积累经验。当前,家庭养老功能持续弱化,社会化养老体系尚未完全建立,“以老助老”“以老养老”“抱团养老”的互助养老逐渐得到发展。我国有四类互助养老模式较为活跃:农村的互助幸福院模式,城市的结对组圈式、据点活动式和时间银行式。

问题亟待解决,短板需要补足

社会化养老服务供给不充分。相对低龄、较有活力的老人缺乏社会参与途径,老年人口红利未开发;社区和居家养老服务机构少,养老房地产化经营倾向明显;社区养老服务供给能力薄弱,主要由物业和居委会承担,服务满意度低;一些公办机构同时具有政府社会职能和市场创收功能,导致公共福利分配不公;长期照料服务系统不健全,费用来源和可持续性难保证;适老环境建设理念和意识缺位,建设规范和标准有待完善。

 体系建设不平衡,农村养老难。农村老年人缺乏充足的养老资金储备,农村养老事业尚未建起财政投入稳定增长机制。互助养老模式规章制度不健全,矛盾纠纷处理、责任事故风险承担等事务难协调。

跨部门协作格局未形成,医养结合政策落地实施难。养老服务体系建设涉及多个部门,协调效率较低。医养服务边界不清,监管标准尚未细化,收费标准不明,老人在医疗和养老系统间难以顺利转接,医院、护理院、养老机构、社区和居家之间缺乏互联互通的服务网络。

养老服务标准化体系亟待完善,养老服务人才供给不足。当前我国养老服务标准不完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地方标准碎片化,缺少有效整合;设施设备硬件标准规范多,服务质量标准少;缺乏配套规定,无法有效检测执行效果;服务人员收入待遇较低;缺乏行业服务质量标准。

资金投入不足,老年群体购买力较弱。当前,主要靠地方财政完成养老服务体系建设,欠发达地区对中央投资的地方配套难以落实。养老保险基金个人账户“空账”加剧,部分老年人购买力较弱。

养老服务体系建设的政策建议

对此,在供给侧,要增加养老服务机构数量、优化养老服务结构;在需求侧,完善养老保障制度和医疗保障制度,提高老年人购买力。

创造老年人口红利,树立积极老龄化理念。构建老年人社会参与支持系统,树立积极老龄化理念。树立老年人是社会财富的理念,挖掘老年人潜力。树立自己是健康第一责任人的观念,提前为老年做好经济储备。构建老年人参与社会活动的支持系统。鼓励高端人才退休后再就业,对老年人创业给予资金、税收减免支持。建立老年人才市场,提供咨询、顾问、档案管理、培训师等工作岗位。倡导和完善互助养老服务模式,将互助养老纳入民政部门工作范围。

加强社区养老服务供给。优化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体系,完善托老所、日间照料中心基础设施,允许有资质的养老服务机构进入社区提供服务,建立服务标准,进行价格监管;实施“互联网+智慧养老工程”,建立医疗、养老、康复、临终关怀无缝衔接的养老服务信息系统,实现服务供需对接,实现服务质量标准量化和评价联网;推动适老环境建设法制化,完善规范和标准体系。

加强机构组织协调,大力推动医养结合。加强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发改委、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部委与养老相关职能的协调配合能力,管好养老服务体系建设专项财政拨款;完善医养结合制度,促进政策落地,建立分级转诊的整合照料体系和服务绿色通道,建立老年健康评估系统和方法、“医养结合”监管机制、行业规范和服务评估机制,建立退出机制和第三方评估机制。

完善农村养老服务制度,缩小城乡差距。省市县乡财政、社会捐助、个人共同分担养老服务费用,引导家庭提前做好养老储备;加强孝道文化宣传;鼓励慈善组织关注农村社会养老问题,建立农村社会养老志愿者服务体系和互助养老组织。

加强人才队伍建设,提高服务质量。提高综合素质,健全职业体系,与养老服务业发达国家或地区开展教育培训合作,增加养老行业就业,增加健康风险评估师、社会福祉咨询师、老年康复师、适老改造师等岗位;建立养老服务人才信息平台和信用评价体系,建立服务标准,建设养老专业人才数据库;提升养老护理人员社会地位,扶持人工智能护理机器人产业,降低从业人员劳动强度。

多元主体责任共担,解决养老服务资金难。中央政府在全国层面统筹协调,对欠发达地区养老服务设施建设实施补贴政策;改进中央财政资金使用方式,发起设立养老服务产业发展引导基金,参股设立地方性养老服务产业投资基金,建立与人均GDP、人均财政收入挂钩的“养老服务体系建设财政投资水平”指标;优化财政资金补贴结构,按机构服务类型给予补贴;吸引民间资本,鼓励企业利用存量或闲置用房开展养老服务设施建设,政府购买主要投向社区养老服务领域;完善养老服务费用支付体系,通过基本养老保险、医疗保险、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健康管理、就业保障、理财计划等措施,提高老龄人口购买力。

更多精彩养老资讯,欢迎关注国家养老网 www.guojiayanglao.com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国家养老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养老会客厅
微信公众平台



学术指导: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研究院

主办单位:国声智库文化发展中心        支持单位:中国老龄协会老年人才信息中心  《健康时报》社

国家版权局著作权登记证书(国作登字-2016-F-00275422)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版权局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号(2018SR111019)

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广播电视节目经营许可证( 许可证编号:京字第03607号)

健康中国(2016年度)公益传播先进组织

养老行业数据平台 国家养老服务信息共享平台

国家养老网  版权所有  中视媒资  技术支持    京ICP备1600496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