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养老院,还需大伙托一把 2018年01月02日15:42:31来源: 人民日报

养老机构供求失衡

想去地理位置较好的公办养老院,往往只能排长队等候,而地理位置较偏的民办养老院入住率相对较低,不少床位闲置

“母亲以前只有轻微的低血压,身体还算好,能自己走路。照顾她,雇一个保姆就行。但一个多月前,她夜里起来上厕所,低血压发作摔倒,之后身体差了很多,时常感冒。”家住北京市朝阳区劲松街道的罗恒说,他和妻子都是企业中层管理人员,工作忙,没时间好好照顾母亲。母亲身体变差后,保姆也难以应付,去养老院成了最现实的选择。

“给母亲找个养老院可费劲了!”罗恒为她找了十几家养老院,对方都不收,最后总算在天通苑附近找到了一家养老院。

“如果不堵车,开车到养老院看母亲需要1个多小时。”罗恒介绍,他每周一、周三上午10点请假去探母,来回一趟很费时间。罗恒也争取过让母亲住进所在社区的养老院,但进不去,原因是该社区养老院还有20多位老人排队等候入住,正常需要一年时间。“只能找郊区的养老院,还得托关系。”罗恒无奈地说。

据国家卫计委统计,截至2016年底,我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数已达2.3亿,其中失能半失能老人近4000万,到2020年,老年人口将达2.55亿,占总人口的17.8%左右。截至2016年底,我国各类养老服务机构和设施14万个,各类养老床位合计730.2万张,每千名老年人拥有养老床位31.6张,与发达国家50—70张的标准存在较大差距。

“大城市养老机构供求严重不平衡,公办养老机构更是一床难求。”中国社会福利与养老服务协会医养结合分会会长、浙江绿康医养集团董事长卓永岳说,公办养老机构有政府支持,运营成本较低,收费也较低,且运营经验丰富,服务更规范,老人愿意入住。但是,公办养老机构数量有限,地理位置较好的养老院常年有排长队现象。民办养老机构收费贵,有些是非专业人士在做,服务和管理跟不上,加之位置较偏,入住率相对较低,不少床位闲置。

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社会保障研究中心副主任杨立雄分析,一些养老机构贪大求全,床位数多达几百张甚至上千张,受土地的制约,只能选在远离城市中心地带。多数老年人不愿离开自己熟悉的社区,造成这些机构空置率较高。

“从北京的情况看,养老院总数没有太大的缺口,问题是有的养老院没人住,有的养老院需要排很长的队。”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东篱敬老院院长祝海说,很多养老院在远郊,交通不方便、医疗设施不完善,无法满足老人多样化需求,老人不愿意去,容易出现床位空置。

运营成本居高不下

绝大多数民营养老院属于重资产机构,需要买地、建房、购置设备,成本非常高,收费自然也较高

“现在养老院的价格真高。”家住上海静安区的陈晓云说,去年给75岁的父亲找到一家条件很一般的养老院,一个月的床位费用将近1万元,还不包括吃药等费用。

陈晓云是一家民营科技企业的高级工程师,收入还算不错。但下有孩子上学,上有父亲、岳父、岳母三位老人,还有房贷要还,工资确实捉襟见肘。陈晓云说,岳父岳母现在身体还好,如果将来他们也住进养老院,经济压力就很大了。

“养老院的费用为什么这么高?主要是因为高昂的房租成本、不断上升的人力成本、过低的运营补贴等。”杨立雄分析,大多数老人需要的是服务质量高、收费较低廉的养老机构,目前只有少数公办养老院能做到这一点,因为它们有政府财政补贴或者事业编制,所以才能做到价格低。

祝海介绍,东篱敬老院有80多张床位,主要解决政府供养老人的养老问题,比如孤寡老人、残疾老人,每个月最多收费3200元。东篱敬老院有一部分是市场化的,每个床位每月收费6000—7000元,在行业中是比较低的。东篱敬老院成本比较高,除了完成政府托老任务,还要面向市场,不然收入太低,很难经营下去。

祝海算了一笔账:一方面是能源成本高。现在敬老院供暖、烧水、做饭等改烧天然气,价格高了很多。另一方面是人力成本高。敬老院现有32名工作人员,人均月工资4500元左右。由于工作人员以外地人为主,敬老院还需给他们提供住宿。目前政府对东篱敬老院没有补贴,只有中国福利彩票每年有些资金捐助,但不定向,额度也不稳定。

卓永岳分析,绝大多数民营养老院属于重资产机构,需要买地、建房、购置设备,成本非常高,收费自然也较高。民营养老院要想可持续经营,必须要盈利,至少是微利。浙江绿康医养集团旗下的养老院都是公办民营,对自理老人每月收费3000—3500元,失能老人每月收费5000—6000元,有慢病的老人每月收费8000—10000元,医疗费用可纳入医保报销。相对于普通民办养老院,公办民营养老院收费比较低,能兼顾两种模式的优势,是今后养老院发展的一条路子。

补“床头”不如补“人头”

专家建议今后不再对新建或改建的养老院给予补贴,而是根据符合资格且入住养老机构的老人数量给予养老机构相应的补贴,以鼓励这些机构收留更多老人

如何解决大城市养老机构“一床难求”的问题?

杨立雄认为,目前政府补贴主要是补“床头”,而不是补“人头”。建议今后不再对新建或改建的养老院给予补贴,而是根据符合资格且入住养老机构的老人数量给予养老机构相应的补贴,并提高补贴标准,以鼓励养老机构收留更多老人。政府应适当增加养老机构,做好建设规划,树立社区化和便利化理念,建设更多的社区式小型化养老机构。有关部门需加大养老服务产业的开放范围,鼓励民营资本投入养老机构,探索多种经营模式。

卓永岳认为,很多二级医院可转型为养老机构。与三甲医院床位紧张不同,二级医院经常出现床位闲置,医疗资源存在浪费现象,可转型为老年康复医院和护理院。治疗老人常见病和慢性病,二级医院的条件绰绰有余。这样,二级医院可以增加就诊率和入住率,更好地利用床位资源。目前,二级医院转型为养老机构,还有一些体制机制需要改变。有些二级医院管理者比较保守,绩效体系落后,医务人员积极性难以调动。

祝海说,与养老机构里的轻松生活相比,很多老人认为在医院养老会有压力,情绪容易受到影响。二级医院应该淡化养老区域的医院色彩,专门开设一个独立的区域。

医养结合是养老机构的发展趋势。今年11月,国家卫计委颁布《关于养老机构内部设置医疗机构取消行政审批实行备案管理的通知》,要求养老机构内部设置诊所、卫生所(室)、医务室、护理站,取消行政审批,实行备案管理。专家认为,今后养老机构开设医疗部门更加便捷,有利于促进医养结合的发展。

卓永岳认为,无论公立养老机构还是民营养老机构,政府都应给予土地、税收优惠,增加运营补贴。医养结合不是简单的“医院+养老”,而是医院与养老机构的有机融合,让养老机构能提供专业化的医疗服务。

更多精彩养老资讯,欢迎关注国家养老网 www.guojiayanglao.com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国家养老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养老会客厅
微信公众平台



学术指导: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研究院

主办单位:国声智库文化发展中心        支持单位:中国老龄协会老年人才信息中心  《健康时报》社

国家版权局著作权登记证书(国作登字-2016-F-00275422)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版权局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号(2018SR111019)

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广播电视节目经营许可证( 许可证编号:京字第03607号)

健康中国(2016年度)公益传播先进组织

养老行业数据平台 国家养老服务信息共享平台

国家养老网  版权所有  中视媒资  技术支持    京ICP备16004960号-2